慈善事業
2022年3月7日

女性慈善事業:從幕後走到台前

2022年3月7日
Karen Kardos
慈善事業諮詢全球主管
概覽

長久以來,和男性一樣,女性一直努力為意義深遠的慈善事業奔走。而她們所作出的重要貢獻卻鮮為人知,所幸這種情況如今開始發生變化。


有許多對人類具有崇高意義的事業往往無法得到應有的充分認可。而就女性慈善事業而言,則更像是一個默默存在的悠久傳統,歷來在很大程度上受到忽略。

從古至今,女性為人類生活的改善作出諸多無私的貢獻,可她們的善行歷來不受重視。最近幾十年,由於女性獲得前所未有的影響力和財富,推動女性慈善事業蓬勃發展,讚譽之聲隨之而來。

值此2022年國際婦女節之際,讓我們以此為契機,一起反思這一問題並展望未來。

女性在慈善事業中發揮著巨大且日益重要的作用,最新一期花旗《全球視野與解決方案》(GPS)報告對此進行量化分析,報告撰寫人認為,女性可極大地改變慈善事業格局。 

到2025年,預計女性將佔美國億萬富翁人數的60%;女性所擁有的資產已達11萬億美元;到2035年,隔代傳承的財富中有70%將由女性來繼承。

此外,慈善事業格局將會受到女性公益捐贈特徵的影響,而這一特徵與主要由男性創立的公益慈善傳統有所不同。

例如,女性更傾向於對與其女性身份有一定相關性的方面進行捐贈,尤其支持促進性別平等的事業。而且比起單純的捐贈,她們還會更加強調親身參與。1

另一個特徵則是青睞不受限捐贈。通常,女性對於所捐贈款項的用途方面要求更少。雖然精確數據仍在不斷湧現,但女性似乎更願意進行不受限慈善捐贈。

其中一個引人注目的例子是麥謹思·史葛(MacKenzie Scott),迄今為止,她已向數百個非牟利機構捐款約80億美元,用於成立不同用途的不受限基金。2

花旗GPS報告也提到,麥謹思·史葛很有可能為更多的慈善機構和行業進行捐贈。目前女性僅佔高淨值人士的10%,但慈善救助基金會(Charities Aid Foundation)的報告顯示,她們的捐贈額佔比為14%。3

志願者方面的情況也與此類似。在全球範圍內,有56%的志願者為女性,且她們在直接志願服務領域所作出的貢獻不斷增長。北美是志願者人數最多的地區,女性比男性更願意參加志願服務,就像她們更願意承擔無償家務一樣。

變革的催化劑

2021年6月15日《紐約時報》刊登的文章《女性正在改變慈善事業》(Women Are Changing the Philanthropy Game)分析道,這種傳統差異依然存在,儘管現如今女性擁有的財富達到了前所未有的水平,並且希望以自己的方式、以慈善家的特別身份獲得人們的關注和傾聽。

印第安納大學婦女慈善研究所慈善學教授黛博拉·梅斯(Debra Mesch)告訴《紐約時報》記者,過去從事慈善事業的女性被視為幕後的志願者,她們默默無聞地為此付出。男性則是慈善事業的門面。4

然而,這種情況逐漸成為了催化劑,推動著當代慈善文化的全面轉型。以洛克菲勒兄弟基金會(Rockefeller Brothers Fund)理事會主席兼洛克菲勒慈善顧問公司(Rockefeller Philanthropy Advisors)董事會董事瓦萊麗•洛克菲勒(Valerie Rockefeller)為例。

正如洛克菲勒女士所說,憤怒不平也許會催人拼搏,但熱愛工作並關愛與您共事的人才能維持領導地位。

花旗GPS報告指出,洛克菲勒女士發現她所處的社會正分崩離析,種族主義和性別歧視甚囂塵上,她日益明顯地感受到社會氛圍中充斥著強烈的憤怒情緒。

對於斯坦福大學女性和性別研究中心(Feminist and Gender Studies)米歇爾·默瑟和布魯斯·金家族專業基金會(Michelle Mercer and Bruce Golden Family Professorship)主席米歇爾·默瑟(Michelle Mercer)而言,為婦女和女童事業奔走,從而呼籲性別公正是她推行慈善策略的動力。

她提到多元化捐贈組合的重要性,投資者可藉此擁有多元化的金融投資組合,資助追求性別公正、民主、新聞自由和移民權利的女性政治候選人、501(c)(4)類和501(c)(3)類組織

花旗GPS報告顯示,女性捐贈者網絡(WDN)是另一個以協作型捐贈、長期資本和催化型募資為主的平台,它激勵女性資助志同道合的機構,從而為其子女創造她們心目中的世界。首席執行官唐娜·霍爾(Donna Hall)表示,5年前WDN促成了價值500萬美元的捐贈,今年則為社會公平受贈人提供超過2,000萬美元。5

不斷前行

近年來,該事業取得顯著進步。2015年報告《女性捐贈的方式和原因:當前及未來研究方向》(How and Why Women Give: Current and Future Directions for Research)證實,女性對影響力投資的興趣比男性更加濃厚。其中一項重要發現是,女性明顯傾向於社會服務,包括醫療保健和教育。這份報告指出,整體公益活動主要關注的是婦女和女童的地位。6

如果這種趨勢得以延續,就會產生巨大的綜合影響。據波士頓諮詢公司(Boston Consulting Group)分析,到2023年,女性的全球財富將至少增至81萬億美元。720年前,女性捐贈者網絡擁有80名會員,如今會員人數增至270人,而女性籌款網絡(Women’s Funding Network)的會員人數從20人增至120人,每年為性別平等注資4.2億美元。4

展望女性慈善家的未來

洛克菲勒慈善顧問公司發現,女性傑出慈善家有五大特點,在提高公益捐贈成效方面值得借鑒:5

  • 其一,信任受贈人,透過長年提供一般營運支援捐贈來充分掌握情況
  • 其二,利用某人與待解決問題的聯繫(承認作為捐贈者您可以獲得公眾的關注,並且以此支持受贈夥伴的工作)
  • 其三,在信任和尊重的基礎上建立關係,因此當事情變得複雜時,受贈人可坦陳其工作操作和執行中需要作出改進之處
  • 其四,接受長期項目安排,以便評估成果
  • 最後,了解受贈夥伴對於其機構計劃中的多元化、平等和包容性有何看法

超高淨值女性慈善家證實,女性可在全球發揮強而有力的領導作用,創造一個更加公平的世界。雖然女性曾經遭受的不公正待遇不僅阻礙著其職業發展,還讓身為捐款人、捐贈者和慈善工作者的她們難以獲得認同,但她們仍激勵著全球各地依舊面臨相同境遇的人們戮力前行。展望未來,我們應當認可女性所取得的改變人們生活的成就,以此作為慶祝國際婦女節的最佳方式。

1 Debra Mesch等, “Where Do Men and Women Give? Gender Differences in the Motivations and Purposes for Charitable Giving”, 婦女慈善研究所, 印第安納大學莉莉家庭慈善學院, 2015年9月.

2 Alexander, Sophie等, “MacKenzie Scott’s Money Bombs Are Single Handedly Reshaping America,” 彭博, 2021年8月12日.

3 Mark Green, “The crucial, growing role of women in philanthropy,” 英國慈善救助基金會(CAF)

4 Valerie Safranova, “How Women Are Changing the Philanthropy Game,”  紐約時報, 2021年6月15日.

5 花旗《全球視野與解決方案》, “女性慈善事業:從幕後走到臺前, "慈善事業與全球經濟:全球變革中的機遇" 2021年11月.

6 “How and Why Women Give: Current and Future Directions for Research”, 婦女慈善研究所, 印第安納大學莉莉家庭慈善學院, 2015年5月.

7 Zakrzewski, Anna等 “Managing the next Decade of Women's Wealth,” 波士頓諮詢公司, 2021年7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