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立商业帝国精神

吴聪满(Andrew Tan)及其子吴克文(Kevin Tan)

吴聪满的父亲吴方奎(Tan Ha)脸上洋溢着自豪的笑容。吴聪满的父亲是一名无线电厂工人。小时候,由于父母经济十分困难,他没能完成自己的学业。但现在,儿子吴聪满刚刚以优异的成绩从马尼拉东方大学(University of the East)的工商管理专业毕业。

这是一个值得庆祝的时刻。因此,他买了三瓶西班牙芬德多(Fundador)白兰地,招待前来祝贺的家人和朋友。当大家举杯庆祝时,吴聪满感受到的却是杯中美酒所独有的微妙香醇。他感到这其中蕴藏着不同寻常的意味。

拿到学位毕业后,吴聪满开始了他的创业之路。虽然父亲希望他能够成为一名银行家,但他却另有想法。从儿时起,他就渴望拥有自己的事业。不过,首先,他需要一些资本。靠着早期成功经营的厨房电器进口销售业务,他已积攒了一些积蓄,并产生了一个商业想法。一天,他正面试一位有酒类行业背景的新销售经理候选人。此人的学识和人脉给吴聪满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最后他决定不仅要聘用此人,还要和他一起转行。

吴聪满成为了一名杜松子酒制造商,从而开始涉足烈酒行业。这项选择似乎理所当然,因为此类饮品在菲律宾非常受欢迎。更重要的是,与其他烈酒相比,杜松子酒能更为轻松地快速推向市场。对于一个资源极其有限的初创企业来说,这条路更具有吸引力。但事实证明,这家新公司的早期经历比预想要艰难得多。

吴聪满回忆道:“一开始我们真的很艰难。我们在当地的竞争对手至少有四家酒类公司,他们其中有一些已超过百年历史。相比之下,我们的业务规模太小。有两三年时间我们都是处于亏损状态。我甚至曾经一度问自己,是否值得继续下去。”

吴聪满和他的团队没有放弃事业,而是决定改变策略。虽然杜松子酒市场竞争非常激烈,但威士忌代表了一个利基市场,不会与菲律宾的其他大型竞争对手形成竞争关系。于是,该公司推出了首款威士忌,结果比杜松子酒取得了更大的成功。但下一步要何去何从?吴聪满很清楚菲律宾人非常喜欢喝白兰地,但基本都是进口白兰地。也许是时候推出本地品牌了。

皇胜(Emperador)的诞生

虽然法国的干邑地区是白兰地的精髓之所在,但吴聪满还是去了西班牙的赫雷斯市寻找灵感契机。毕竟,这是浓醇甘美的芬德多白兰地酒的生产地,而在大约十年前,他曾用这美酒来庆祝自己毕业的重要时刻。这位年轻的企业家兴奋不已地参观了赫雷斯的酒窖,在这些历史悠久的酒窖里不仅生产了白兰地,还生产了这座城市最著名的雪利酒。他仔细观察着古老酿酒工艺,并倾听酿酒师们的讲解。

吴聪满不仅需要了解白兰地的制造过程,他还需要为自己未来的产品取一个名字。在访问塞维利亚期间,他向一位西班牙朋友寻求意见,并提到他对芬德多白兰地的喜爱。吴聪满说,这位朋友想了一夜,然后提出了“Conquistador(武士)”这个建议,因为这个词汇在西班牙语中表示“征服”。考虑到几个世纪前西班牙曾占领过菲律宾,我委婉地表示,在菲律宾用这个名字的话人们可能无法接受。我的这位朋友掉头走开了,但回来的时候却提出了“Emperador(皇胜)”这个名字,即代表“帝王君主”。我非常喜欢这个名字,所以我们两个人就此一拍即合。

皇胜取得成功用了多年时间。直到1990年菲律宾人才第一次品尝到了自己国内所生产的白兰地。这款酒很快赢得了市场的青睐。这款酒对吴聪满公司的发展意义深远,以至于后来他决定将整个公司命名为“Emperador”(皇胜)股份有限公司(此前曾称为远东联合蒸馏厂)。仅仅20多年后,这款同名的酒在亚洲各地的年销量就超过了4亿瓶。然而,商业帝国的扩张并没有止步。

在一定程度上,菲律宾中产阶级的迅速崛起,推动了皇胜在亚洲地区的发展,这与当时许多欧洲酿酒商的情况形成了鲜明对比。白兰地等深色烈酒虽然需求不断,但销量却停滞不前,难有增长。然而,吴聪满却看到了机会。2013年,他在西班牙收购了圣布鲁诺酒窖和赫雷斯的葡萄园。两年后,他又回来收购了一些家喻户晓的雪利酒和白兰地品牌,其中就包括芬德多白兰地。吴聪满的儿子吴克文表示,这次收购对一家菲律宾公司来说是一个真正的里程碑。芬德多白兰地给予了我们最初的灵感。现在皇胜白兰地的销量超过了芬德多,不仅如此,历史悠久、让人惊叹的芬德多实际上已成为了我们自有的品牌。我认为这笔交易确实有助于菲律宾在全球投资者版图上占有一席之地。

菲律宾国旗升起:收购和多元化

除了白兰地以外,有品味要求的亚洲消费者越来越青睐威士忌。他们长期以来一直喜欢当地生产的品种,比如一些吴聪满多年前就开始酿造的产品。但随着可支配收入的快速增长,他们开始转向更加昂贵的进口品种,尤其是来自威士忌发源地苏格兰的进口品种。正当历史悠久的怀特马凯(Whyte & Mackay)品牌于2014年在市场出售时,皇胜股份有限公司伸出了橄榄枝。

 
 
当我们所有海外公司升起菲律宾国旗时,确实令人欣慰。
 

对我来说,怀特马凯项目简直是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吴聪满表示。他们仓库里的一些威士忌熟化已达六十年之久。显然,这是无法轻易取代的。随后公司又收购了包括塔木岭(Tamnavulin)和大摩(Dalmore)在内的酒类品牌。大摩的历史可以追溯到七百年前,最稀有的酒瓶在拍卖会上的售价约为每瓶27万英镑(约为37.3万美元)。我不得不说收购怀特马凯是我职业生涯中最感自豪的时刻之一。威士忌在亚洲是一种销量几乎每年都在增长的饮品,吴克文表示。我们决定收购怀特马凯业务,是因为考虑到可以真正扩大公司在本地区的规模。我们确实对随后的增长感到非常满意。人们渴望学习如何鉴赏高品质的威士忌,亚洲年轻的一代更是如此。促成这种发展是一件很棒的事。

不过,吴氏家族的多元化发展已经远远超出了酒类范围。皇胜等品牌的母公司已是菲律宾最大的企业集团之一。其业务涉及快餐店、房地产、综合旅游和基础设施等。集团一半以上的收入来自这些其他业务。然而,正是皇胜将安德集团带入全球,其分销网络遍布全球一百多个国家。吴聪满表示,当我们所有海外公司升起菲律宾国旗时,确实令人欣慰。但话说回来,知道我们的祖国每天有500万人,而全世界还有更多的人在享用我们的白兰地也是一件让人开心的事。对于我们来说,这一切都归结为一个基本准则,即尽最大努力让客户满意。

 
 
我的出身非常贫寒。
 

吴聪满博士:我的生活

我出生在中国南方的福建省。我的家非常贫寒。当我还是个小男孩时,就举家搬到香港,在那里,我们和另外四家人合租了一套只有一间浴室的廉价公寓。连公寓大楼的走廊都被出租用于住宿。在我十几岁的时候,我们又搬到了马尼拉。

我记得那时我每天在上学的路上走边看路边那些商店:杂货店、五金店,和我称之为咖啡馆的“苏打汽水小卖部”。当我发现生意兴隆的小商铺中有一些是我同学家开的,我感到深受触动。我告诉自己,有天我完成学业也要开一家杂货店。虽然这一梦想从未实现,但成为一名企业家的想法却一直伴随着我。我的父亲非常重视教育。由于他的家庭需要他出去工作赚钱,所以没能接受正规教育。因此他一直下定决心让我能完成学业,过上比他更好的生活。为了支付大学学费,我做过家庭教师。我竭尽所能节省各种开销,为了节约公交车费每天步行数英里。

分享我的福报

教育对社会至关重要。它可以最大限度起到调节均衡的作用。来自贫困家庭的孩子受到正规教育后,会有很大的机会改变他们的命运。从我自身的经历来看,就是最好的证明。因此,我为能帮助其他人而感到非常荣幸,他们与我当时的处境相似,都是在学业上有前途却遭遇经济上的困境。

在我们公司的赞助下,我们现已创建了美加基金会。每年,基金会下的旗舰奖学金计划资助一千名优秀的学生完成小学到大学阶段的正规教育。我们与马尼拉大都会和周边省份的约50所知名学校合作,为学生支付学费和提供其他津贴。当他们大学毕业后,我们在公司为他们提供就业机会。

奖学金项目只是我们基金会工作的其中一项。我们还修建和翻新学校,在一些极度贫困的农村地区开展扫盲计划,并提供校船服务,帮助那些以前必须涉水或游泳过河才能上学的孩子正常入学。我们为营养不良的儿童提供食物,以及资助救灾和植树活动。基金会与许多其他组织携手合作,以完成我们的目标。生活给予了我许多福报,我希望将这些福报分享给他人。提高其他菲律宾人的生活水平是一件美好的事,也是一件力所能及的事。我将致力于为我们国家的年轻人建立一个更美好的未来而努力,并持续推进帮助解决边缘化问题。

 
 
接替我父亲担任安德集团的首席执行官是一项极大的荣誉,同时也是一项重大的责任。
 

吴克文:全球公民

我是在我父亲创办公司的第二年出生。在我成长的过程中,一直对这个行业很感兴趣。在我还是孩子的时候,就常和他一起去参观酒厂。我十几岁的时候,利用几个暑假在那里体验工作,这是学习业务的一个绝佳方式。我很幸运地见证了父亲从酒类行业发展到房地产行业,然后又进军到其他领域。

大学毕业后,我在公司的第一份工作是销售公寓。通过这个职位,我接触了各种各样的人,真正了解了商业活动的复杂过程。随后,我又接到了建商场的任务。这个学习过程非常艰难,但在其中我却找到了对房地产开发和创新的热情。当看着一个大型房地产项目由概念转变成现实,让我觉得非常有成就感。

 
 
可持续发展对我们的公司至关重要。
 

接替我父亲担任安德集团的首席执行官是一项极大的荣誉,同时也是一项重大的责任。我们家族从来都不认同为家族企业工作或领导家族企业是生来就有的权利。当我们还是孩子的时候,就经常被告知教育、技能和经验是先决条件,但同时还要对公司和业务投入真正的热情。我们赞同这一点,并相应地设定了自己的期望目标。

可持续发展对我们的公司至关重要。例如皇胜项目,我们会利用蒸馏过程中产生的沼气垃圾进行发电。这能够帮助满足酒厂运营约三分之一的电力需求。气候变化给菲律宾带来的灾害变得日益频繁,其中包括破坏性极强的台风和其他极端天气事件。因此,安德集团制定了到2035年实现碳中和的目标。同时我们还计划在2035年以前直接或间接帮助创造就业岗位500万个。

新冠肺炎疫情确实给人类敲响了警钟。使我们每个人都意识到人类的藐小和脆弱,以及为共同利益而更加紧密合作的必要性。对我来说,全球公民身份意味着要维护与我们福祉息息相关的那些价值观。其中包括真诚、多元化、可持续性和团结。如果我们能够将自己视为全球公民,我们就不仅可以共同战胜疫情,而且还将在未来创造一个更美好的世界。

为您的财富提供全面的服务

我们为您定制服务,帮助您实现财富保值和增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