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持續投資——2022年機會與趨勢

Harlin Singh
可持續投資主管
Malcolm Spittler
全球策略師兼高級經濟學家

化石燃料投資的可持續替代之選

最近幾個月,對能源安全的擔憂促進了化石燃料投資。但對可持續替代能源投資的推動作用更強。

要點

2022年化石燃料供應中斷進一步凸顯出綠色能源轉型在經濟方面的緊迫性,而化石燃料價格不太可能很快回落

全球可再生能源發電容量持續增加,但還遠遠不夠

雖然化石燃料投資可能在短期內繼續加強,但我們提醒投資者,該行業的長期風險很大

我們認為,隨著新的商業方式變得不僅更可持續,而且較傳統商業方式成本更低,建設綠色世界的趨勢將會加速,這是一股不可阻擋的趨勢

2022年,世界向清潔能源的轉型是否遭遇挫折?

從表面上看似乎是這樣。全球經濟的持續重啟和俄烏衝突的爆發導致了嚴重的全球能源短缺。面對可能的電力中斷和處境艱難的消費者,確保國家能源供應似乎比努力實現可持續未來更緊迫。

中國煤炭日產量已達到創紀錄水平。隨著歐盟尋求擺脫對俄羅斯石油和天然氣的依賴,這個以往的綠色能源先驅表示,未來十年的煤炭消耗量將高於此前預測。在美國和全球範圍內,石油和天然氣供應商正在加大產量,同時增加勘探和開採投資。1

然而,綠色能源轉型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迫切。因為氣候風險持續增加。2022年4月,平均二氧化碳濃度首次超過百萬分之四百二十。氣候科學家還警告稱,到2026年之前,全球平均氣溫很有可能比工業化前升高1.5攝氏度。2持續超過這一閾值可能會對海平面、生物多樣性和農業造成很大破壞性影響。

清潔能源組合

2022年的一系列事件也凸顯出清潔能源轉型在經濟方面的緊迫性。質疑者經常聲稱,太陽能和風能等能源沒有化石燃料可靠。這可能曾經是事實,但情況已經發生了改變。可再生能源的生產價格具有很強的可預測性。與此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德國發電商的天然氣投入價格飆升,3月份達到比去年同期水平高出1200%的峰值。3依賴天氣情況似乎比依賴地緣政治穩定更可靠。

至關重要的是,安裝可再生能源發電設施的成本現在比化石燃料的成本更可預測。對於可再生能源,未來的成本相對可預測。新電廠生命週期替代能源成本急劇下降,甚至在俄烏衝突推高化石燃料投入成本之前,就已經低於煤炭和聯合循環電廠的成本——見圖1。

 
圖1.替代能源已成為具有成本效益的選擇
 
圖表顯示價格 資料來源:彭博,截至2022年5月20日。
 

與此相反,新的化石燃料發電廠除了投入成本極不穩定之外,由於面臨新的法規或其他環境壓力,在設計壽命結束之前可能就不得不關閉。這意味著攤薄建設成本的時間更短,從而降低了此類項目的潛在總回報。新石油鑽機部署量明顯遠低於前幾個高油價時期。4這意味著,石油公司認為現在增加新產能有風險。這也降低了石油價格迅速回落的可能性。

綠色能源轉型在2022年不僅更具吸引力,而且也取得了進展。全球可再生能源發電容量在2021年達到歷史最高水平,2022年將進一步擴大。一些最強勁的裝配增量出現在太陽能領域,2023年也可能會創下新記錄。5 政策支持是主要的推動力。例如,為應對俄烏衝突造成的能源短缺,德國增加可再生能源生產,並制定到2030年實現100%可再生能源發電的目標。如果像我們預期的那樣,化石燃料價格不會很快回落,則可能會進一步推動創新和可再生能源產能增加。

如何在2022年構建可持續能源投資配置?

多年表現不佳之後,許多化石燃料相關投資在2022年呈現上升趨勢。鑑於當前能源價格高企,以及化石燃料項目短期內可能帶來的高回報,我們認為這種逆勢反彈可能會持續——參閱「克服供應短缺」(Overcoming supply shortages)。但我們還是要提醒投資者,此類投資有較大風險,包括可再生能源競爭加劇、環境監管收緊以及地緣政治形勢最終穩定。從長遠來看,化石燃料項目有成為擱淺資產的風險:可能過早註銷,甚至成為直接負債。

透過可持續能源轉型來實現更綠色的世界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緊迫。我們認為這一不可阻擋的趨勢將在未來幾年加速。中期而言,支持可再生能源轉型的公司或成為大贏家,長期風險也小得多。然而,保持高位的估值可能會限制短期潛在的上行機會。目前所出現的化石燃料投資項目估值高、波動性大以及無差別拋售等趨勢可能為長期投資者和著眼於未來的投資者提供非常有吸引力的買入時機。


下載完整報告

聯繫我們

爲了幫助您聯繫到合適的顧問或團隊,請回答以下問題。

1Bloomberg,數據截至2022年5月15日

2Bloomberg,數據截至2022年5月11日

3Haver,數據截至2022年5月1日

4Haver,數據截至2022年5月15日

5IEA,數據截至2022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