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療保健投資 - 2023年展望

2024年醫療保健投資

我們都在逐漸老去,這是個無可避免的歷程,而我們當中更多人相比過去已經更為長壽。根據美國退休人員協會(American Association of Retired Persons)的數據,僅在美國,每天就有10,000人年滿65歲。  根據美國全國老齡委員會(National Council on Aging)的數據,近80%的60歲及以上成年人患有兩種或兩種以上的慢性疾病。 

醫療保健服務在家庭支出中比重不斷增加,且正在成為許多政府和社會的財政負擔。要扭轉這一趨勢,就必須以更低的醫療成本獲得更好的醫療效果。在醫療保健領域,這將需要從控制症狀的傳統方法轉變為解決潛在原因,從治療疾病轉變為預防疾病。

創新正引領醫療保健行業的範式轉變。醫療保健行業的各個子領域都在不斷開發和應用令人興奮的技術進步,藥物、手術、醫院護理、營養和人們日常生活中的預防行為等方面有望實現變革性突破。 

自本世紀之初人類基因組圖譜繪製以來,各種基於生物製劑的平台不斷搭建,並被用於治療各種疾病。憑藉這些平台,生物製藥公司正成功推動一系列藥物通過審批程序,並最終為阿茲海默症等年齡相關的醫學難題帶來希望。我們還將看到毒性更小、針對性更強且更為定制化的癌症治療方法(癌症仍是65歲以上人群的第二大殺手)。 

肥胖症的治療就是醫療行業快速變革的一個例證。現在,隨著一類新型減肥藥物的問世,我們看到在其不斷增長的用藥人群中,糖尿病、心臟病和相關併發症的發病率有所降低。  

當然,創新需要資本。利率上升提高了研發(R&D)的融資成本,而研發是創新週期的基礎。  

利率上升和資本支出收緊,以及監管的不確定性和新冠疫情的持續影響,令醫療保健板塊股價在2023年承壓。即便減肥藥物的巨大成功也成為了某種不利因素,因為投資者(我們認為,為時過早地)避開了胰島素、設備和心臟藥物製造商的股票,認為隨著減肥取得成功,對這些解決方案的需求將會下降。此外,今年標誌著醫療保健股數十年來首次出現盈利下降。  

對於那些看好長壽和創新這兩個不可阻擋趨勢的投資者來說,2023年的低迷創造了機會。我們認為,拖累醫療保健股的許多問題都是暫時性的,從而為該行業在2024年的可能優異表現創造了利好條件。 

圖1:負責兩種主要GLP-1減肥藥物的兩家製造商與其他發達市場醫療保健行業的股價回報對比。

資料來源:彭博,截至2023年11月22日。指數未經管理。投資者不能直接投資指數。指數僅供說明之用,不代表任何特定投資業績。指數回報率均未列計任何支出、費用與銷售費,若計入上述項目將會降低收益率表現。過往業績並非未來結果的保證。實際結果可能不同。

完美的週期性風暴

過去兩年中,藥物研發面臨的一個主要不利因素是利率上升。對於依賴外部資金驅動其研發工作的初期階段生物製藥公司而言,這一趨勢尤為不利。現在,即使是大型生物製藥公司也在重新調整其藥物開發後備項目的優先順序,並放慢了併購的步伐。 

與此同時,隨著新冠疫情在世界各地從大規模流行轉入地方性流行階段,對疫苗和治療藥物的需求急劇下降。雖然新冠疫情影響的減弱為世界帶來巨大的積極影響,但疫苗庫存和生產能力的過剩卻對疫苗開發商和支持他們的生命科學工具(LST)公司產生了負面影響。  

新冠疫情後醫療保健診療手術業務的增加利好醫療設備公司,但利淡不得不加大福利支出的健康保險公司。  

監管不確定性

打擊高藥價可能是美國國會民主黨和共和黨能夠達成共識的一個議題,在過去兩年裡,他們在藥物價格改革方面進行了認真的嘗試。2022年《通脹削減法案》(IRA)首次授權聯邦醫療保險(Medicare)直接與製藥公司就某些重點高價藥物的定價進行談判。  

這有多重要?其重要性足以讓製藥業在2023年接連提起訴訟,尋求在2026年首次降價生效前推翻該措施。  

新的IRA框架並不會對製藥公司的利潤產生普遍的不利影響。藥物只有在上市七年後才有資格參與談判。因此,隨著現有高價藥的持續納入,一些分析家指出,聯邦醫療保險可以利用節省下來的資金擴大對其他較新藥物的覆蓋範圍。  

新規可能會影響製藥公司對其研發資源的分配。相比不太複雜的小分子藥物,該法案為生物製劑提供了更多的發展空間。因此,部分生物製藥領先公司正在考慮將其後備項目研發管線的重點從小分子藥物轉向生物製劑。 

此外,藥物福利管理者(PBM)改革法案目前也正在國會審議。PBM是藥物中間機構,負責為支付方管理處方藥福利並與製造商協商藥品價格。據其所述,該法案旨在提高其業務的透明度,這或許是降低藥品零售價格和中間機構利潤的第一步。儘管爭論仍在繼續,但PBM及其母公司(包括保險公司、藥品公司和醫療服務供應商網絡集團,均為醫療保健行業中最大的公司)面臨的不確定性仍然存在。 

創新和投資引領2024年復甦

我們認為,醫療保健投資者可以在2024年翻過這道「憂慮之牆」。 

我們預計,隨著時間的推移,聯儲局將放寬其限制性貨幣政策。我們已經看到生物技術的資金趨穩。金融條件的放寬將支持藥物研發的加強,反過來又將有助於提振遭受重創的生物製藥和LST公司。過剩的新冠疫情相關庫存應會得到清理,而過剩的產能應全部重新部署到藥品研發的最新進步成果之中。 

我們還認為2024年很可能出現盈利復甦。對改善生活的藥物、治療和服務的需求總是比非必需消費品板塊更具韌性。  

隨著交易的增加,大型生物製藥公司應會全盤接手低價的中小型醫療保健股,而各國央行放寬貨幣政策也將有助於提振其他初期階段公司被壓低的估值。  

當前,醫療保健創新企業估值較低。醫療技術和工具板塊目前存在折讓,我們對此尤其看好。其中一些公司為藥物開發生態系統提供必要的「工具」。他們與其生物製藥合作夥伴合作,參與細胞系開發的早期階段,以及之後獲批藥物的提純、配製和包裝流程。其他公司則是新一代穿戴式或體內植入式裝置的生產商,這些設備可用於治療心臟病和糖尿病等慢性疾病。另一個投資機會是機械人輔助手術設備的製造商。比較不同尋常的是,大型和小型公司都遭受了損失。許多知名公司與醫療保健行業具有較強投機性且尚未獲取收入的領域一樣,價格表現不佳。在未來一年裡,那些現金充裕、當前估值低廉、有助於促進藥物研發、節省成本和改善病患治療效果的公司,或許是投資者參與醫療保健行業復甦較為可靠的選擇。  

我們還看到在基於檢測值醫療方面的潛在機會,這種新模式優先考慮採取積極措施預防疾病,而不同於傳統的按服務收費,鼓勵患者在患病後再進行治療。與藥物發現一樣,這是生成式人工智能可能產生深遠影響的醫療保健領域。新的人工智能與原先的人工智能一樣,優劣程度仍只能依賴其輸入數據的數量和質量。 

醫療保健行業長期以來擁有大量有關症狀、治療方法和結果的寶貴數據。出於對私隱的擔憂(以及惰性),這些數據中的大部分都是互相孤立的,無法發揮太多作用。如今,透過保險公司、PBM、連鎖藥店和醫療服務供應商之間的大力整合和創新,更多這類數據被利用起來並關聯到新的分析和預測引擎中。  

這種轉變也有助於推動一種更全面、更具預防性並以患者為中心的方法,讓人們更加健康,並在逐漸變老的過程中過上充實且更積極的生活。 

減肥藥物:醫療保健的「人工智能」時刻?

人體極其複雜。超級電腦和最先進的處理設備才剛開始實現大腦的一些最基本功能。儘管完整的人類基因組序列已經繪製並發表了幾十年,但科學家們仍在競相研究解釋癌症、糖尿病和阿茲海默症等導致人體衰弱疾病的確切原因。然而,在過去幾年裡,一個持久的謎團已經被解開:為甚麼我們很難做到不去吃那些芝士薯條。

在人體新陳代謝系統中,有一種重要的激素——GLP-1,它不僅能促進胰島素分泌,還能抑制食慾和讓胃排空。GLP-1藥物多年來一直用於治療二型糖尿病。但最近它們被用於減重後,在醫療保健領域掀起了一場風暴。根據美國疾病控制中心的數據,截至2020年,美國的肥胖率高達42%。這類藥物通常稱為司美格魯肽(Semaglutide)和替爾泊肽(Tirzepatide),在幫助個人控制體重方面已顯示出顯著效果——平均可使體重減輕15-20%——重塑了肥胖症治療的格局,並有可能改變醫學的其他領域。  

GLP-1藥物的一個重要影響是其有可能降低心臟病風險,這在今年8月份的一項重磅研究中得到了證實。肥胖是心血管疾病(包括高血壓和冠狀動脈疾病)的公認風險因素。GLP-1藥物可以幫助人們減掉多餘的重量,保持更健康的體重,有助於減少與肥胖有關的心臟問題。這有可能降低心臟病發作和中風的發病率,特別是在中老年人群中,因為老齡化、體重增加和心臟病往往同時出現。 

肥胖與睡眠呼吸暫停之間的關聯也有據可查。超重會導致睡眠時氣道阻塞,造成呼吸模式紊亂和睡眠質量下降。因此,更廣泛地應用GLP-1藥物可以改善睡眠質量,提高健康水平,或許可以讓一些人在睡眠時無需再使用CPAP機器。對於可能需要進行膝關節置換手術或每天服用胰島素治療糖尿病的患者來說也是如此。 

但這些可能性並不意味著所有醫療設備、胰島素和心臟藥物製造商都將很快倒閉,而市場幾乎已在定價上對此作出了反映。正如我們所說,人體是複雜的,醫學的發展方式也並不是二元的。以他汀類藥物(Statins)為例。雖然他汀類藥物能有效抑制冠狀動脈疾病,但現在的冠狀動脈疾病患者平均每天仍需服用三種以上不同的藥物(充血性心臟衰竭患者平均每天需服用近七種藥物)。  

因此,我們同時還在不斷向醫療保健的「人工智能」時刻邁進。雖然GLP-1製造商的估值已經很高,但他們的近期需求和盈利前景讓我們持謹慎看好立場。我們也關注到不利因素,包括藥物的高價格(每月1,000美元以上)以及保險覆蓋範圍懸而未決的問題。觀察消化系統副作用會對患者遵從性產生怎樣的影響也很重要——特別是考慮到,如果沒有行為上的改變,患者停止服用任何一種藥物後,體重又會立即恢復。  

與此同時,我們也在關注受GLP-1影響的低估值股票。這是我們看好醫療技術和工具的另一個原因。我們並不認為血糖監測儀和機械人輔助手術製造商(其中許多公司的股價已經遭受重挫)的利潤會受到多大的實際衝擊(如果有的話)。因此,我們有選擇性地尋找我們認為市場反應有所誇大或結論完全錯誤的機會。 

下載報告

了解我們《2024年財富展望》中的見解和主題。

聯繫我們

聯繫我們

爲了幫助您聯繫到合適的私人銀行顧問或團隊,請回答以下問題。

您是私人銀行現有客戶嗎?

您是私人銀行現有客戶嗎?

請填寫表格,以便我們與您聯繫。

我同意花旗私人銀行搜集並使用我的個人信息(姓名、電話號碼和電子郵件地址)與我聯繫,向我發送有關花旗私人銀行理財產品和服務的營銷信息。我了解,我的信息被使用時將會遵守我所在地區的相關隱私聲明要求。我也了解,我可以通過電話或發送郵件至donotspam@citi.com,  隨時撤銷此項同意。

請同意條款與條件以便繼續

最符合您情況的描述是?

我想討論的一項投資是關於

我想討論的一項投資是關於

感謝您關注花旗私人銀行,

我們服務的最低投資要求是500萬美金

基於您提供的信息,我們相信Citigold的服務或許更加適合您的需求。

如需瞭解更多信息:請訪問Citigold

感謝您關注花旗私人銀行,

我們服務的最低投資要求是500萬美金

基於您提供的信息,我們相信Citigold的服務或許更加適合您的需求。

如需瞭解更多信息:請訪問Citigold Private Client

我關注的領域

Aircraft Finance
藝術品諮詢和融資
Banking
Custody
Family office
Investments
Law Firm
Real Estate
Trust

請選擇至少一項

職務與公司

職務與公司

所在地

所在地

您希望我們通過哪種方式與您聯繫?

您希望我們通過哪種方式與您聯繫?

請輸入您的聯繫方式

請輸入您的聯繫方式

您是從哪裏得知花旗私人銀行?

還有其他評論嗎?

我同意花旗私人銀行搜集並使用我的個人信息(姓名、電話號碼和電子郵件地址)與我聯繫,向我發送有關花旗私人銀行理財產品和服務的營銷信息。我了解,我的信息被使用時將會遵守我所在地區的相關隱私聲明要求。我也了解,我可以通過電話或發送郵件至donotspam@citi.com,  隨時撤銷此項同意。

請同意條款和條件以便繼續

您是從哪裏得知花旗私人銀行?

還有其他評論嗎?

我同意花旗私人銀行搜集並使用我的個人信息(姓名、電話號碼和電子郵件地址)與我聯繫,向我發送有關花旗私人銀行理財產品和服務的營銷信息。我了解,我的信息被使用時將會遵守我所在地區的相關隱私聲明要求。我也了解,我可以通過電話或發送郵件至donotspam@citi.com,  隨時撤銷此項同意。

請同意條款和條件以便繼續

感謝您關注花旗私人銀行,我們的團隊成員會盡快與您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