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6月9日

世界新秩序:我应当如何投资?

2022年6月9日
David Bailin
CITI GLOBAL WEALTH INVESTMENTS全球总监兼首席投资官
David Bailin image
概览

2022年呈现在人们眼前的情形是世界秩序重新洗牌以及市场繁荣环境趋近尾声。尽管存在诸多不确定性,但我们仍然有诸多理由开展充分而明智的投资。


世界新秩序

假如过去的30个月是一本小说,那它可能会作为“反乌托邦式黑暗社会”题材的恢弘巨作出现在畅销书榜单中:一场疫情使世界经济停滞;中国实施极其严厉的封锁保护其公民免受病毒感染;世界超级大国及其领导人之间的鸿沟扩大;西方国家内部似乎都出现了政治混乱局面,这一切让俄罗斯总统仿佛看到了恢复苏联对乌克兰统治的历史性机会。

新冠疫情影响下的一届冬奥会尚未开幕,中俄两国领导人在二月的风雪天里举行了会晤。基于对中俄力量和目标的共识,两国领导人一致同意谴责美国和北约,宣布中俄友谊"长存"。他们共同寻求"改变全球治理结构和世界秩序"。

通俗来讲,就是"图谋发起挑衅"。然而,在普京和习近平这两位东方大国领导人密谈之前,西方的弱点就开始日益显现。联合国及其安理会、北约等机构以及战略武器限制谈判(SALT)等多国协议的影响力似乎大不如前。

2021年1月6日发生的美国国会大厦暴乱传遍全球,把美国塑造成了内部分裂的形象。即使是“让美国再次强大”的口号,似乎也暗示了部分美国人不再把他们的国家视为全球超级大国和世界警察。

因此,冬奥会刚结束四天,俄罗斯坦克纵队和十万步兵就满怀必胜之心涌入了乌克兰。

但实际情况出乎普京的意料,他似乎低估了乌克兰总理弗拉基米尔·泽连斯基,这位总统曾是一位电视剧演员,他用“我需要的是子弹而不是机票”拒绝了政治流亡的提议,在战时慷慨激昂地激励了他的国家。俄罗斯总统普京不会理解,一个“丘吉尔式”领导人通过互联网传播所发挥的力量,远比任何一个国家发起的网络攻击更强大。

泽连斯基用事实证明了自己并不好对付,展现了他的强硬和坚决捍卫民主的态度。他向全世界所传达的信息是普通民众拿起武器坚决捍卫家国的一种共同信念和承诺。在战时,他曾在多个国家的立法机构现场露面,四处活动。

俄罗斯总统没有认识到北约和美国在训练和武装乌克兰人方面所做的准备,也没有意识到这场战争会对西方经济、政治和军事政策产生挑衅性、快速和巨大的影响。

在冲突爆发之初的前一百天里,西方共同提供的数百亿美元的军事和人道主义援助,足以支持乌克兰与俄罗斯展开一番对抗,保卫自己的领土。西方还发动了经济反击战,动用前所未有的持久制裁来切断俄罗斯和西方之间的金融和贸易联系。

400多家公司停止与俄罗斯进行商业往来,反映了他们员工的价值观。甚至有一些此前保持中立的国家也决定加入北约,因为看到了北约必然会努力加倍增强实力和做好准备。

所有这些都让美国总统拜登有底气向习近平主席明确表明,如果中国为俄罗斯提供直接军事援助,美国及其盟友将在经济上严厉制裁中国。

这就是过去30个月所发生的事,但不是全部。

金融市场也出现了全球崩溃,随后出现了超乎寻常的全球复苏。正是这股流动性的洪流,使数百万居家的消费者轻点鼠标,通过电子支付卷空了产品库存。

新技术让新的交易者能够抬高万物的价格,从数字货币到元宇宙房地产,将僵尸公司变成市值数十亿美元的危机"幸存者",并最终将估值推到不可持续的水平——因为公司开始大量烧钱来增加收入,而不考虑盈利能力。这就是2020-2021年疫情期间的市场繁荣。

在如此巨大而令人兴奋的浪潮过后,必然会有一个结果。

一部名为“缩水钱包惊奇归来”的政治惊悚大片眼下正在千家万户上演,而其中的反派是名为“通胀”的坏蛋,他会掏空全球消费者的口袋。能源、农产品、稀有商品甚至婴儿配方奶粉的稀缺成为这部“剧作”的第二个主要情节,这是战争的代价,是我们在去全球化的世界经济中为日益增多的摩擦付出的代价,也提醒人们疫情的影响仍未散去。

虽然美联储曾是世界经济的“救世主”,如今站在2022年6月的这个节点上来看,它更像是一个“达斯·维达”式的反派形象。美联储能否在不破坏全球经济的情况下遏制通胀(在为时已晚之前),还是会决定任由通胀释放其无限破坏力?市场充满波动,投资者惊慌失措。该去何处躲藏?

那么,这就是过去30个月中情况的全貌。这种形势也与我们密切相关,它反映在我们的投资组合中。许多人持有太多的现金,并且在未来几个月和几年里配置不佳。故事的结局不应如此。欢迎阅读我们的《2022年中期展望》。

当你能清楚地看到来时路,就更容易看清你将去往哪里。

 
David Bailin
CITI GLOBAL WEALTH 全球总监兼首席投资官

我应当如何投资?

尽管将2021年视为投资者过度繁荣的时期可能被视为过于简单甚至非理性,但有许多观察和数据表明,事实正是如此。疫情引起的混乱、用于成功抵消疫情影响的战时规模经济刺激,以及投资者表现出的“输不起”的行为,都是造成繁荣的因素。

从历史角度看,繁荣可以被视为一个股票回报过高的时期。股票价格峰值反映了远高于公司预计利润的业绩。投资者忽视了收入增长率回归正常水平的可能性。他们认为疫情期间利润的暂时增长是可持续的。

他们甚至认为利率将无限期地接近于零。这反映了投机性、泡沫性市场的本质,闲谈成了趋势型投资者寻求建议的途径。

美联储从一个经济能量的提供者转变为一个清醒的灯塔,乌克兰出人意料的持久战,标志着这一市场繁荣的结束。2022年,我们看到一“桶”冷水泼向经济,以期能抵抗过度繁荣之后接踵而至的过度通胀。

从这个角度来看,从2021年夏末断断续续开始并在2022年前五个月大幅加速的回调,是对前两年过度估值的纠偏。

随着2022年初债券和股票不同寻常的同时崩溃,实际利率回归固定收益市场,恢复了核心资产类别的多元化收益,以及急需的投资组合收入。

5月20日标准普尔500指数接近熊市的回调速度似乎快速、急剧和深入,但更有可能是疫情开始后市场迅速复苏的镜像。

然而,投资者并不这么认为。而且他们肯定也没有这种感觉。现在,我们看到投资者过度悲观,在市场大幅下跌后继续看空的倾向太过严重。投资者因恐惧而瑟瑟发抖。

现在,投资者确实有理由悲观。对于全球经济,我们有牛市、震荡市和熊市三种情境预测。我们用“强劲”“韧性”和“衰退”来形容这三种情境,截至2022年6月初,我们认为这三种情境出现的概率分别为20%,45%和35%。1

当我们认为衰退情境出现的概率与动荡市或者说韧性情境几乎一致时,表明市场风险高于以往。

有趣的是,最大的风险并不在于经济的运行轨迹。事实上,全球经济对疫情、俄乌战争、中国经济大规模封锁以及通胀本身的韧性相当强,但这往往被忽视。技术在医疗保健、零售、仓储管理、旅行、娱乐甚至办公空间等领域的有效更新换代能力,促成了我们在过去30个月中目睹的经济韧性。事实上,这都是未来投资的不错领域。参见“利用不可阻挡的趋势的力量,网络安全:捍卫数据和投资组合以及金融技术革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美联储目前的反应才是市场最大的风险。美联储仅有少量工具来对抗通胀,而且这些工具力道太大,也不够巧妙。一个就是利率,美联储已经明确表示,加息几乎是必然的。第二种被称为量化紧缩,这是其宽松信贷政策的反向操作,随着疫情在2020-21年的来袭,宽松信贷政策确保了资本的流动。当美联储允许其先前购买的债券滚动到期时,新发行的债券将涌入市场,投资者需要作为新发行债券的买家介入。

这就需要足够规模的买家介入。事实是,我们不知道新的供应是否会迎来充足的需求。如果美联储加息过高、过快,同时也减少了市场流动性,衰退可能会接踵而至。

这可能会导致失业和其他问题,从而导致经济在一段时间内萎缩。

我们认为美联储不必这样做来遏制通胀。

正如Steven Wieting的《在繁荣的余晖中投资》一文中指出的那样,"软着陆"是可能的。我们认为,由于储蓄水平降低、家庭财富水平降低以及工资增长相对于通胀水平降低,消费者节约开支,需求已经下降。我们还看到供应在增加,尽管不是在每一个类别,而是除能源和粮食以外的许多其他类别。假以时日,供求平衡是解决通货膨胀的最好办法。

我们认为投资者不应该坐拥现金,并试图"预判市场走势的时间"。事实上,我们认为这是一种高风险的做法——参阅“持有过量现金的风险”(The perils of holding excess cash)。我们已经确定了投资组合持仓,以适应这个充满不确定性的时刻——参见我们的持仓

2022年的市场下跌导致了许多资产估值的重置——参阅“资产类别回报的长期前景有所改善”。我们相信,随着市场逐渐迈入2023年,高质量的债券可能会为投资组合增加真正的价值,正如我们在“击退现金窃贼!”一文中所阐述的那样。

假设不会出现衰退,而是缓慢的市场盘整,投资者将看到美国和全球经济未来温和增长的环境是积极的。设想这部小说的结尾是中国不再封锁,乌克兰战争结束,全球供应链进行有意义的调整。

想象通胀率在2023年底降至3.5%,美国10年期利率为2.75%。这些是我们的希望和对于一年左右之后的观点。

作为经验丰富的投资者,我们理性地审视全球经济数据,几乎没有理由相信增长已经结束,创新和投资已经结束。

我们有诸多理由相信,在未来几年里,建立一个更现实、更稳定的世界秩序是可能的。中国不能依赖俄罗斯作为其最强大的盟友,因为这场战争对其许多重大利益产生了负面影响。此外,北约复兴和扩张的可能性肯定会促使中国调整战略。

如果美国、日本和其他国家像现在看待乌克兰那样看待台湾,就会催生更多的紧张局势——参见“亚洲崛起:G2加速分道扬镳”。但这也意味着有更多的机会建立新的关系。

简而言之,有很多理由可以进行明智的投资——即便是在现在。在《2022年中期展望》中,我们将为您详细阐述。

下载完整报告

展望

2022年中展望

2022年呈现在人们眼前的情形是世界秩序重新洗牌以及市场繁荣环境趋近尾声。尽管存在诸多不确定性,但我们仍然有诸多理由开展充分而明智的投资。我们的年中展望为全球投资者提供了一个重要的指引。

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