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保健投资 - 2023年展望

2024年医疗保健投资

我们都在逐渐老去,这是个无可避免的历程,而我们中的更多人相比过去已经更为长寿。根据美国退休人员协会(American Association of Retired Persons)的数据,仅在美国,每天就有10,000人年满65岁。  根据美国全国老龄委员会(National Council on Aging)的数据,近80%的60岁及以上成年人患有两种或两种以上的慢性疾病。 

医疗保健服务在家庭支出中比重不断增加,且正在成为许多政府和社会的财政负担。要扭转这一趋势,就必须以更低的医疗成本获得更好的医疗效果。在医疗保健领域,这将需要从控制症状的传统方法转变为解决潜在原因,从治疗疾病转变为预防疾病。

创新正引领医疗保健行业的范式转变。医疗保健行业的各个子领域都在不断开发和应用令人兴奋的技术进步,药物、手术、医院护理、营养和人们日常生活中的预防行为等方面有望实现变革性突破。 

自本世纪之初人类基因组图谱绘制以来,各种基于生物制剂的平台不断搭建,并被用于治疗各种疾病。凭借这些平台,生物制药公司正成功推动一系列药物通过审批程序,并最终为阿尔茨海默氏症等年龄相关的医学难题带来希望。我们还将看到毒性更小、针对性更强和更为定制化的癌症治疗方法(癌症仍是65岁以上人群的第二大杀手)。 

肥胖症的治疗就是医疗行业快速变革的一个例证。现在,随着一类新型减肥药物的问世,我们看到在其不断增长的用药人群中,糖尿病、心脏病和相关并发症的发病率有所降低。  

当然,创新需要资本。利率上升提高了研发(R&D)的融资成本,而研发是创新周期的基础。  

利率上升和资本支出收紧,以及监管的不确定性和新冠疫情的持续影响,令医疗保健板块股价在2023年承压。即便减肥药物的巨大成功也成为了某种不利因素,因为投资者(我们认为,为时过早地)避开了胰岛素、设备和心脏药物制造商的股票,认为随着减肥取得成功,对这些解决方案的需求将会下降。此外,今年标志着医疗保健股几十年来首次出现盈利下降。  

对于那些看好长寿和创新这两个不可阻挡趋势的投资者来说,2023年的低迷创造了机会。我们认为,拖累医疗保健股的许多问题都是暂时性的,从而为该行业在2024年的可能优异表现创造了利好条件。 

图1:负责两种主要GLP-1减肥药物的两家制造商与其他发达市场医疗保健行业的股价回报对比。

资料来源:彭博,截至2023年11月22日。指数未经管理。投资者不能直接投资指数。指数仅供说明之用,不代表任何特定投资业绩。指数回报率均未列计任何支出、费用与销售费,若计入上述项目将会降低收益率表现。过往业绩并非未来结果的保证。实际结果可能不同。

完美的周期性风暴

过去两年中,药物研发面临的一个主要不利因素是利率上升。对于依赖外部资金驱动其研发工作的初期阶段生物制药公司而言,这一趋势尤为不利。现在,即使是大型生物制药公司也在重新调整其药物开发后备项目的优先顺序,并放慢了并购的步伐。 

与此同时,随着新冠疫情在世界范围内从大规模流行转入地方性流行阶段,对疫苗和治疗药物的需求急剧下降。虽然新冠疫情影响的减弱给世界带来巨大的积极影响,但疫苗库存和生产能力的过剩却对疫苗开发商和支持他们的生命科学工具(LST)公司产生了负面影响。  

新冠疫情后医疗保健诊疗手术业务的增加利好医疗设备公司,但利空不得不加大福利支出的健康保险公司。  

监管不确定性

打击高药价可能是美国国会民主党和共和党能够达成共识的一个问题,在过去两年里,他们在药物价格改革方面进行了认真的尝试。2022年《通胀削减法案》(IRA)首次授权联邦医疗保险(Medicare)直接与制药公司就某些重点高价药物的定价进行谈判。  

这有多重要?其重要性足以让制药业在2023年接连提起诉讼,寻求在2026年首次降价生效前推翻该措施。  

新的IRA框架并不会对制药公司的利润产生普遍的不利影响。药物只有在上市七年后才有资格参与谈判。因此,随着现有高价药的不断纳入,一些分析家指出,联邦医疗保险可以利用节省下来的资金扩大对其他较新药物的覆盖范围。  

新规可能会影响制药公司对其研发资源的分配。相比不太复杂的小分子药物,该法案为生物制剂提供了更多的发展空间。因此,部分生物制药领先公司正在考虑将其后备项目研发管线的重点从小分子药物转向生物制剂。 

此外,药物福利管理者(PBM)改革法案目前也正在国会审议。PBM是药物中间机构,负责为支付方管理处方药福利并与制造商协商药品价格。据其所述,该法案旨在提高其业务的透明度,这或许是降低药品零售价格和中间机构利润的第一步。尽管争论仍在继续,但PBM及其母公司(包括保险公司、药品公司和医疗服务提供商网络集团,均为医疗保健行业中最大的公司)面临的不确定性依然存在。 

创新和投资引领2024年复苏

我们认为,医疗保健投资者可以在2024年翻过这堵“忧虑之墙”。 

我们预计,随着时间的推移,美联储将放宽其限制性货币政策。我们已经看到生物技术的资金趋稳。金融条件的放宽将支持药物研发的加强,反过来又将有助于提振遭受重创的生物制药和LST公司。过剩的新冠疫情相关库存应会得到清理,而过剩的产能应全部重新部署到药品研发的最新进步成果之中。 

我们还认为2024年很可能出现盈利复苏。对改善生活的药物、治疗和服务的需求总是比非必需消费品板块更具韧性。  

随着交易的增加,大型生物制药公司应会全盘接手低价的中小盘医疗保健股,而各国央行放宽货币政策也将有助于提振其他初期阶段公司被压低的估值。  

当前,医疗保健创新企业估值较低。医疗技术和工具板块目前存在折让,我们对此尤其看好。其中一些公司为药物开发生态系统提供必要的“工具”。他们与其生物制药合作伙伴合作,参与细胞系开发的早期阶段,以及之后获批药物的提纯、配制和包装流程。其他公司则是新一代穿戴式或体内植入式设备的生产商,这些设备可用于治疗心脏病和糖尿病等慢性疾病。另一个投资机会是机器人辅助手术设备的制造商。比较不同寻常的是,大型和小型公司均遭受了损失。许多知名公司与医疗保健行业具有较强投机性且尚未获取收入的领域一样,价格表现不佳。在未来一年里,那些现金充裕、当前估值低廉、有助于促进药物研发、节约成本和改善患者治疗效果的公司,或许是投资者参与医疗保健行业复苏较为可靠的选择。  

我们还看到在基于检测值医疗方面的潜在机会,这种新模式优先考虑采取积极措施预防疾病,而不同于传统的按服务收费,鼓励患者在患病后再进行治疗。与药物发现一样,这是生成式人工智能可能产生深远影响的医疗保健领域。新的人工智能与原先的人工智能一样,优劣程度仍只能依赖其输入数据的数量和质量。 

医疗保健行业长期以来拥有大量有关症状、治疗方法和结果的宝贵数据。出于对隐私的担忧(以及惰性),这些数据中的大部分都是互相孤立的,无法发挥太多作用。如今,通过保险公司、PBM、连锁药店和医疗服务提供商之间的大力整合和创新,更多这类数据被利用起来并关联到新的分析和预测引擎中。  

这种转变也有助于推进一种更全面、更具预防性并以患者为中心的方法,让人们更加健康,并在逐渐变老的过程中过上充实且更积极的生活。 

减肥药物:医疗保健的“人工智能”时刻?

人体极其复杂。超级计算机和最先进的处理设备才刚开始实现大脑的一些最基本功能。尽管完整的人类基因组序列已经绘制并发表了几十年,但科学家们仍在竞相研究解释癌症、糖尿病和阿尔茨海默氏症等导致人体衰弱疾病的确切病因。然而,在过去的几年里,一个持久的谜团已经被解开:为什么我们很难做到不去吃那些奶酪薯条。

在人体新陈代谢系统中,有一种重要的激素,GLP-1,它不仅能促进胰岛素分泌,还能抑制食欲和让胃排空。GLP-1药物多年来一直用于治疗2型糖尿病。但最近它们被用于减重后,在医疗保健领域掀起了一场风暴。根据美国疾病控制中心的数据,截至2020年,美国的肥胖率高达42%。这类药物通常称为司美格鲁肽和替西帕肽,在帮助个人控制体重方面已显示出显著效果——平均可使体重减轻15-20%——重塑了肥胖症治疗的格局,并有可能改变医学的其他领域。  

GLP-1药物的一个重要影响是其有可能降低心脏病风险,这在今年8月份的一项重磅研究中得到了证实。肥胖是心血管疾病(包括高血压和冠状动脉疾病)的公认风险因素。GLP-1药物可以帮助人们减掉多余的重量,保持更健康的体重,有助于减少与肥胖有关的心脏问题。这有可能降低心脏病发作和中风的发病率,特别是在中老年人群中,因为老龄化、体重增加和心脏病往往同时出现。 

肥胖与睡眠呼吸暂停之间的关联也有据可查。超重会导致睡眠时气道阻塞,造成呼吸模式紊乱和睡眠质量下降。因此,更广泛地应用GLP-1药物可以改善睡眠质量,提高健康水平,或许可以让一些人在睡眠时无需再使用CPAP机器。对于可能需要进行膝关节置换术或每天服用胰岛素治疗糖尿病的患者来说也是如此。 

但这些可能性并不意味着所有医疗设备、胰岛素和心脏药物制造商都将很快倒闭,而市场几乎已在定价上对此作出了反映。正如我们所说,人体是复杂的,医学的发展方式也并不是二元的。以他汀类药物为例。虽然他汀类药物能有效抑制冠状动脉疾病,但现在的冠状动脉疾病患者平均每天仍需服用三种以上不同的药物(充血性心力衰竭患者平均每天需服用近七种药物)。  

因此,我们同时还在不断向医疗保健的“人工智能”时刻迈进。虽然GLP-1制造商的估值已经很高,但他们的近期需求和盈利前景让我们持谨慎看好立场。我们也关注到不利因素,包括药物的高价格(每月1,000美元以上)以及保险覆盖范围悬而未决的问题。观察消化系统副作用会对患者遵从性产生怎样的影响也很重要——特别是考虑到,如果没有行为上的改变,患者停止服用任何一种药物后,体重又会立即恢复。  

与此同时,我们也在关注受GLP-1影响的低估值股票。这是我们看好医疗技术和工具的另一个原因。我们并不认为血糖监测仪和机器人辅助手术制造商(其中许多公司的股价已经遭受重挫)的利润会受到多大的实际冲击(如果有的话)。因此,我们有选择性地寻找我们认为市场反应有所夸大或结论完全错误的机会。 

下载报告

了解我们《2024年财富展望》中的见解和主题。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为了帮助您联系到合适的私人银行顾问或团队,请回答以下问题。

您是私人银行现有客户吗?

您是私人银行现有客户吗?

请填写表格,以便我们与您联系。

我同意花旗私人银行可使用我的个人信息(姓名、电话和电子邮箱地址)与我联系,向我发送关于花旗私人银行财富管理产品及服务的市场推广信息。我了解我的个人信息将按照本人所在地的相关隐私声明加以使用。我亦了解我可以发送邮件至donotcall@citi.com,要求花旗私人银行不再通过电话向本人推介上述市场推广信息;或随时更改电子邮件偏好中心的设置,拒绝花旗私人银行通过电子邮件向本人推送该等信息。

请同意条款和条件以便继续

最符合您情况的描述是?

我想讨论的一项投资是关于

我想讨论的一项投资是关于

感谢您关注花旗私人银行,

我们服务的最低投资要求是500万美金

基于您提供的信息,我们相信Citigold的服务或许更加适合您的需求。

如需了解更多信息: 请访问Citigold

感谢您关注花旗私人银行,

我们服务的最低投资要求是500万美金

基于您提供的信息,我们相信Citigold的服务或许更加适合您的需求。

如需了解更多信息: 请访问Citigold Private Client

我关注的领域

Aircraft Finance
Art Advisory & Finance
Banking
Custody
Family office
Investments
Law Firm
Real Estate
Trust

請選擇至少一項

职务与公司

职务与公司

所在地

所在地

您希望我们通过哪种方式与您联系?

您希望我们通过哪种方式与您联系?

请输入您的联系方式

请输入您的联系方式

您是从哪里得知花旗私人银行?

还有其他评论吗?

我同意花旗私人银行可使用我的个人信息(姓名、电话和电子邮箱地址)与我联系,向我发送关于花旗私人银行财富管理产品及服务的市场推广信息。我了解我的个人信息将按照本人所在地的相关隐私声明加以使用。我亦了解我可以发送邮件至donotcall@citi.com,要求花旗私人银行不再通过电话向本人推介上述市场推广信息;或随时更改电子邮件偏好中心的设置,拒绝花旗私人银行通过电子邮件向本人推送该等信息。

请同意条款和条件以便继续

您是从哪里得知花旗私人银行?

还有其他评论吗?

我同意花旗私人银行可使用我的个人信息(姓名、电话和电子邮箱地址)与我联系,向我发送关于花旗私人银行财富管理产品及服务的市场推广信息。我了解我的个人信息将按照本人所在地的相关隐私声明加以使用。我亦了解我可以发送邮件至donotcall@citi.com,要求花旗私人银行不再通过电话向本人推介上述市场推广信息;或随时更改电子邮件偏好中心的设置,拒绝花旗私人银行通过电子邮件向本人推送该等信息。

请同意条款和条件以便继续

感谢您关注花旗私人银行,我们的团队成员会尽快与您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