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策略
2022年5月4日

美聯儲與市場恐慌情緒

2022年5月4日
Bruce Harris
固定收益策略全球主管
概覽

近期聯儲局政策的不確定性增加,從2021年的鴿派到2022年年初的鷹派再到最近「走一步看一步」的態度。上週的市場表現和低迷情緒表明聯儲局的政策轉變並沒有激發市場信心。


5⽉4⽇宣佈加息的新聞發佈會上,鮑威爾指出美國可能需要透過經濟衰退來避免長期通脹的破壞性影響;但同時也暗示聯儲局的前瞻性行動具有很大程度的靈活性,如非必要,聯儲局不會迫使美國陷入衰退。 

市場目前計入了怎樣的恐慌情緒?

股票和債券市場的隱含波動率指標均處於歷史高位,但並未達到危機級別的悲觀程度。

美國個人投資者的淨看漲情緒回落至極端看跌水準,類似情況僅在2008/09年和波斯灣戰爭時出現過。

高估值的增長股繼續受到市場疲軟的影響,納斯達克指數今年已經下跌了22%。

悲觀的市場定價不一定意味著壞消息

我們不認為利率需要大幅下降來穩定市場情緒,即便聯儲局繼續加息,市場也有機會逐漸穩定下來。例如標普500指數在2008/09年和波斯灣戰爭後12個月內的平均總回報為45%,雖然我們不認為當前的情形和當時完全一樣,但是市場大跌後通常伴隨著中長期正收益率。

如果經濟狀況沒有呈螺旋式下降,市場的肆意拋售行為通常是市場接近底部的跡象。當前行業間的回報率相關性飆升至70%以上,標普500指數在短短一個月下跌了近10%,這表明市場出現廣泛拋售,市場調整後將變得不那麼脆弱。

事實上,大幅抬升的利率已經開始影響經濟。隨著抵押貸款利率上漲約250個基點,抵押貸款申請量(代表美國房屋銷售)在過去一年下降了12%。我們認為,可自由支配的住房商品銷售因為特別容易受到「後疫情常態化」影響,將在未來幾個月急劇下降。

外部衝擊造成的大幅通脹

2021年出現急劇通脹是由疫情時期大幅財政刺激及供應鏈供需錯配,導致對產品和勞動力需求過剩而造成的。

我們認為通脹的下降需要兩個條件。第一,停止過度財政刺激:由於收入減少,美國消費者的需求已經放緩,2022年第一季度美國聯邦支出減少了33%。第二,供應鏈恢復正常:進口激增、國內生產增加和庫存積累正在超過需求。這有助於實現更穩定的供需平衡,意味著未來通脹將會降低。

本週三公佈的4月份CPI同比上升了8.3%,整體漲幅較上月有放緩,但仍然高於市場預期,未能緩解市場對通脹的擔憂。未來可能需要更多更快的月度數據下降才能讓市場相信美國通脹正在放緩。

留意高收益債券的利率差

歷史上市場承壓的時期,高收益債的利率差遠高於目前的水準,造成利差大幅走闊的原因多半來自外來衝擊。例如,在金融危機時期,大規模的全球流動性緊張給高收益債板塊造成了嚴重壓力。2011年,希臘和其他歐洲國家的債務問題引發了強烈的全球避險情緒。2016年,石油泡沫破滅導致該行業陷入非常嚴重的困境,2020年由於新冠疫情造成的全球封鎖導致石油行業產能過剩,石油價格在2020年跌破零,該行業許多公司承受了更大的壓力,數百家企業破產。

外部衝擊通常會造成資產價格的高波動性。這就是為甚麼投資高收益債在這些時期可能是極具挑戰性的一種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