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策略
2022年2月20日

市場瞬間萬變、配置如何維穩

2022年2月20日
David Bailin
全球投資主管兼首席投資官
Steven Wieting
首席投資策略師兼首席經濟學家
概覽

地緣政治疊加貨幣政策風險使市場變化加速。投資組合需要能夠應對多種可能。我們將投資組合對美國中期債券的配置增加了4%並不是說此類債券特別有吸引力,畢竟2%到2.5%的收益率在未來十年的實際回報可能仍然略微為負。但如今,美國國債作為投資組合中對沖風險、維持回報穩定的作用正在增加。同時,我們仍然看到股市裡有一些相對價值低,長期前景好的選擇。


關於地緣政治風險

烏克蘭最近的事態發展突顯了加強投資組合風險管理的必要性。俄羅斯對烏克蘭發動全面軍事行動,俄官員已確認旨在烏克蘭更換至親俄政府,從而放棄加入北約。市場的負面反應很大。G7首腦會議加碼對俄羅斯經濟金融制裁,但到目前為止,制裁並未擾亂俄羅斯的能源出口。歐美已經否認軍事干預,這將有效限制事態的惡化。但市場依然需要經歷聯儲局的政策風險。

俄羅斯除了是歐洲的主要天然氣來源外,還是世界上最大的小麥出口國,以及大型金屬供應國。如對俄採取金融或貿易信貸方面的制裁,可能會推高許多製造業的成本。軍事衝突也會擾亂全球供應鏈並增加物流時間和成本。最嚴重的是,全球能源成本在過去一年中已經大幅上漲,如果現在進一步飆升將加劇經濟增長的障礙。

俄羅斯產原油量達每日1千1百萬桶,佔全球產量11%。為此,油價週四飆升至每桶103美元。其實,全球石油產量已基本恢復到疫情前的水平,而伊朗的談判正在取得進展,這可能會在不久的將來帶來額外的原油供應。我們認為現在油價極不穩定,因為極端的供給擔憂很可能會馬上變成需求的疲軟。2014年俄入侵克里米亞後便是如此。

從經濟角度來看,歐洲面臨最大風險,但可能主要影響還是局限於歐洲,並非擴散全球。歐洲能源主要來自天然氣,而其中40%來自俄羅斯。雖然德國已經暫停北溪2期管道的審批過程,但並未影響到已有管道的運轉。如果進一步制裁中斷供給,對歐洲經濟打擊將會可觀。雖然對俄出口普遍有限,但歐洲許多銀行對俄羅斯有諸多金融風險敞口。對美國、亞洲和其它地區的溢出效應有限,甚至在某些行業(如天然氣和農業)可能有正面影響。

對俄羅斯本土經濟而言,現有制裁已足夠令其陷入衰退。能源出口依然是關鍵。不過一月份數據顯示俄羅斯行動前有4,700億美元外匯儲備。碰巧,8年前入侵克里米亞前也是同等水平的外儲。還有,俄羅斯三週前與中國簽訂的長期能源合作,也為俄羅斯創造了一定的經濟緩衝帶。

除地緣政治外,聯儲局政策風險依舊,在市場過渡期穩定配置 

重大地緣政治事件對市場的負面衝擊往往不會持續很長時間。自二戰以來的20次地緣政治衝擊中,只有兩次為世界經濟帶來了真正的轉捩點,而這兩次都在週期末端。

但是對於急切抄底的人來說,聯儲局甚至還沒有開始收緊政策。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當日,市場對聯儲局加息預期並未下降很多,依然認為2022年會加息150基點。這表明市場不認為俄烏戰事會對美國經濟造成很大影響,只會令通脹維持高位更久。所以聯儲局不大可能在增長受到一點阻礙時,就馬上變成鴿派。

因此,2014年克里米亞事件對市場的小幅影響可能低估了此次的市場風險。短期利率不一定能像市場預期的那樣急速上升,但還是會上升。聯儲局還計劃縮減其資產負債表,這將縮小全球市場的流動性。通貨膨脹最終可能會下降,但這可能伴隨著實際需求增長的疲軟。如果能夠避免嚴重軍事衝突,市場可能有短期反彈,但今明年的波動性仍可能保持高位。

我們認為投資者在這種環境裡特別需要分散風險,同時選擇更高品質的資產。我們保持在全球醫療保健、網路安全/金融科技,和強勁的股息增長股,以及中國股市的增持配置,從而在這個市場過渡期獲得更強勁和更安全的回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