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服供应短缺

STEVEN WIETING
首席投资策略师兼首席经济学家

俄乌冲突导致全球大宗商品短缺,供应链中断加剧。其他大宗商品生产国不得不弥补缺口。投资于这类挑战的应对措施,可能会为投资组合提供对冲。

要点

自2020年以来,连续的冲击推动大宗商品价格大幅上涨

由此产生的经济、地缘政治和社会不稳定局势可能会持续一段时间

必须重新分配资金来帮助解决这一问题。我们看到的潜在机会包括大宗商品生产商和石油服务股票

不要等到错失机会才追悔莫及。在过去十年的大部分时间里,世界大宗商品价格温和且经常下跌——见图1。但这已成过去。自2020年初以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主要大宗商品指数(追踪一系列食品、工业投入和能源产品价格的指数)上涨了170%。这对全球消费者、企业和投资者有着深远的影响。

 
图1.大宗商品价格迅速飙升
 
图表显示非燃料主要大宗商品价格和能源价格指数。资料来源:Haver,截至2022年5月20日。
 

大宗商品短缺的新世界

造成目前大宗商品短缺局面的最初起源在于新冠疫情期间的经济封锁。由于政府出台经济刺激性举措,但释出资金却无法用于服务性消费,因而导致消费者对商品的需求膨胀。与此同时,由于封锁限制,几乎所有商品的供应都受到影响。虽然这两个矛盾现在都有所缓解,但远未实现正常化。而俄乌冲突持续造成新的大规模中断。

俄罗斯和乌克兰都是主要大宗商品供应国。两国的农业产出合计占世界市场粮食交易量的约十分之一。乌克兰目前有数百万吨待售谷物因战争而未能出口,而新粮又收割在即。作为世界最大化肥生产国的俄罗斯暂停了化肥出口,其他地区农民弥补粮食缺口的能力受到威胁。

俄乌冲突和由此产生的制裁对能源供应造成了极大程度的干扰和破坏。欧盟表示,将于今年年底前停止从俄罗斯进口石油。欧盟还计划在相似的时间段内将天然气进口量削减三分之二。在能源价格飞涨的情况下,多国政府不得不进行干预,以补贴的方式帮助陷入困境的家庭。

这对经济的影响与日俱增。大宗商品短缺已经拖累增长并使投入成本升高。人们在食品、家庭供暖供冷和汽车燃料上的支出增加。这自然会导致外出就餐、海外旅行等非必需消费减少。通胀的影响几乎无处不在,许多发达经济体的消费价格通胀率达到一代人或更长时间都未见过的水平。如果美联储和其他国家央行通过大幅提高利率来应对,衰退将成为实际威胁。

大宗商品供应中断或将持续

通胀加速和衰退均非我们的基本情境预测。我们看到世界最大经济体的供需有所稳定——见图2。全球来看,供应链中断似乎正在缓解——见图3。我们认为经济扩张可以持续,2023年美国通胀率将降至3.5%——参阅“在繁荣的余晖中投资”。然而,这并不意味着我们预计大宗商品供应中断将在2022年或2023年结束。

 
图2.消费需求减少,供应增加
 
资料来源:Haver,数据截至2022年5月20日。
 
 
图3.严峻的供应链压力正在消退
 
图表显示全球供应链压力指数。资料来源:Haver,截至2022年5月25日。
 

简而言之,我们认为大宗商品短缺可能是未来一段时间内经济和其他方面不稳定的根源。5月底,俄罗斯总统普京提出解除对乌克兰食品和化肥出口的封锁,以换取放松对俄罗斯的制裁。全球家庭遭受高粮食和能源价格的时间越长,这种谈判的筹码就越有力。

2011年的粮食短缺引发了名为“阿拉伯之春”的暴力起义和政权更迭。持续的生活成本危机还可能使发达经济体的选民变得激进,使民粹主义政客的影响力增强。普京以及那些主要物资生产国的独裁者们更是会牢牢把握这一点。

新冠疫情和俄乌冲突都突显出世界面对供应冲击的脆弱性。企业和政府开始重新审视其对于那些他们几乎没有控制权的材料、产品和物流的依赖性。虽然我们预计不会出现大规模的经济上的闭关自守,但生产和供应链多样化的趋势(参阅“亚洲崛起:G2双强分道扬镳”)或将持续。例如,世界应该深刻反思对中国台湾半导体或中国稀土金属生产的依赖。

大宗商品短缺虽然令人痛苦,但也潜藏着益处。例如,20世纪70年代的石油冲击带来了对石油依赖较少的工业和更节能的汽车。这对于各行业的公司来说是一个机会,就像日本汽车制造商占领并保留了美国市场的份额一样。我们认为,现在高昂的化石燃料价格将加快向可持续替代能源的转型——参阅“创建绿色世界”。挑战持续的时间越长,对创新的促进作用也就越大。

2022年大宗商品相关股票投资指南

大宗商品短缺和价格波动加深了投资者在2022年所面临的不确定性。无论是俄乌冲突还是其他方面,情况恶化的可能性依然很大。与此同时,我们强调大宗商品短缺并非不可阻挡的趋势。市场力量最终将有助于使形势重新平衡。然而,这可能需要一两年以上的时间。

我们认为投资组合需要反映这一时期持续短缺的可能性。大宗商品生产商和石油服务股票为抵御通胀提供了潜在的对冲,而石油等自然资源的产出增长是世界稳定的必要因素。这些公司有潜力在这种环境下创造更强劲的盈收——见图4。因此,我们已经战术性超配该领域仓位。 正如您在我们详细的主题战术性资产配置中所见——参阅“我们的仓位配置”,我们持有一些基本的通胀对冲投资,形式是黄金和与通胀挂钩的美国国债。 然而我们认为,更大的机会是投资于全球大宗商品生产商和油田服务公司的扩大产量,我们在这两个领域超配4%。 这些公司一般随着产量增长支付股息并实现盈利增长。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认为这比简单地投资大宗商品期货更好,因为投资大宗商品期货无法从大宗商品产量增长中获益。

 
图4.原油价格高企使勘探商和生产商受益
 
资料来源:Haver,截至2022年5月31日。投资者不能直接投资指数。指数仅供说明、指示之用,不代表任何特定投资绩效。过往业绩并非未来结果的保证。实际结果可能发生变化。
 


下载完整报告

联系我们

为了帮助您联系到合适的顾问或团队,请回答以下问题。